当前位置:首页 > 武侠修真 > 王者风暴
手机访问

第1273章 三条老狐狸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锦袍公子和青衣女子身上荡起层层霞光,试图挡住偷袭。

    不料大手突然变黑,隐然看到两条黑色小龙朝着霞光喷出一小团黑气,二人身上用来防御的宝具当即受到污染,威力减弱大半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杀!”两点寒光射来,一左一右封杀虬髯大汉。

    只听“咔嚓”一声轻响,这名身穿黑袍的虬髯大汉竟然如同镜子般破碎开来,仅留下几缕黑气。

    “不好,他的目标不是我们,是金老鼠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在场众人才反应过来,金老鼠已经不翼而飞,真是顶顶狡猾的家伙,他一定进入通道去取神锁族封印在地下深处的东西了!

    “追!”锦袍公子和青衣女子冷着脸率领众人追击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离去之后,原地突然翻转过来显现出两道身影,正是虬髯大汉和金老鼠。

    “多谢这位大人搭救,我金老鼠感怀在心,日后一定结草衔环报答今日大恩。”

    虬髯大汉瞪眼看向他,瓮声瓮气说道:“你知道我想要什么!”

    “此地危险,那些人莽撞进入通道,多半不会活着出来,大人可要三思而后行。有时候再好的东西也要有命去用,我这几年设局只是为了让女儿在巫医门谋得高位,除此之外并无行险之心。如果没有猜错,通道之中留存着一处井窨子,能否靠到井口是一方面,能否看到井中事物又是另一方面,如果当年神锁族能对付里面的危险玩意儿,绝对不会将它封锁在翠屏山这种九龙困天之地的,此乃大忌。”

    虬髯大汉突然伸手向着地面抓去,只见一道,两道,三道,直到九道龙气出现,这才停手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人好高明的手段,竟然可以拘拿沉入煞气多年的龙气。您自己看一看就知道,其中至少有六道龙气变得死气沉沉,既不虚化也不魔化,所以这里绝对是万古少有的死地,在下句句出自肺腑,您可以认为我胆小怕死,真的不能进入!”金老鼠苦口婆心,可是他的手指微微弹动三下,尽管做得十分隐秘,却没有逃出虬髯大汉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金老鼠,我想说你是一个标准的邪道中人,脸皮厚,玩手段,说假话,耍心眼儿,你倒是说说你暗中发信号出去,你闺女多久才能赶到?”

    “该死!”金老鼠晃动身形想要退后,结果双脚一软“噗通”栽倒在地,只觉得浑身上下好难受。

    “你中毒了,非常厉害的毒素,只有前面那些人有解药,自己看着办。”虬髯大汉露出轻蔑的笑容,让金老鼠如遭雷击。他这才知道强中自有强中手,自己那点儿鬼伎俩在此人面前如同儿戏,此人既然有本事插上一手,来历必定不凡。

    “救我,大人救我,所有事情听大人吩咐。”金老鼠屈服了,说到底他怕死,把这条小命看得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之前设好的局早已超出掌控范围,不得不承认自己玩脱了,如今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,并且祈祷巫医门进来时能够发现毒素,同是医家,却分出好多派系,彼此之间的争斗激烈着呢!

    虬髯大汉提起金老鼠进入通道,只听前方传来惨叫声,之前进去的那些人显然遭遇了不测。

    “快,向左侧迈步,不要用眼睛去看,这条通道有着特殊路线,不了解神锁族很容易出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终于变老实了。”虬髯大汉抬步向左,通道开始剧烈蠕动,竟然分出很多岔路。

    按照金老鼠的指点,虬髯大汉快速移动身形,隐隐听到轰鸣声,看来进入通道确实有危险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三四分钟,前方出现一座井台,上面盖着金灿灿的盖子。

    “咦,用来炼体的金源天峥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普通的金源天峥,而是用海量金源天峥提炼出来的天须金,能让人的毛发和胡须变成金色,赋予非常强大的炼体之能。大人现在就可以取走此宝,等到后面有人过来将直接面对井中凶险!还望……还望大人为我寻得解药,我有办法帮助大人收服井中之物。”金老鼠感到身体越来越虚弱,这毒简直霸道的不可想象,正在毁灭他的根基。

    “哦?我信不过你,所以还是藏起来看好戏吧!”虬髯大汉说着往地面上用力一摔,竟然带着金老鼠平铺开来,隐蔽于无形。

    时间不大,有人风风火火杀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名老者,扫视一圈儿嘿嘿冷笑,同样藏起身影准备用其他人来试水。

    “阴险!”虬髯大汉暗中传音问金老鼠:“你认识这个老头吗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,不过我大概猜得出他是谁。如果没有看错,此老名叫覆盆子,是那名青衣女子的祖师爷,身为太医门三长老竟然鬼鬼祟祟隐藏在队伍中,真是一条老狐狸,看来我今天注定会失败。”

    正此时,又出现一名老者,围绕井台转了一圈,也藏起了身影,准备用别人来试水。

    “这又是谁?”周烈也就是虬髯大汉,觉得眼前还真是热闹,这两个老头之前应该隐藏在锦衣公子和青衣女子的队伍中,只是连他都看走眼了,将他们当成了仆从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北漠赵家的赵凌源,家主的亲弟,据说五十年前便臻至二品,这又是一条老狐狸。”

    两个老家伙藏好身形之后,又有第三人赶到。

    这回金老鼠暗自惊呼:“这?这是我闺女的亲师祖,巫医门的副门主当归子!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周烈笑道:“真为你感到悲哀,折腾来折腾去结果把自己坑得几乎死掉,原来都在拿你当枪使,你还自以为妙计安天下。不过术业有专攻,你能带着我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赶到此地抢占先机,这便是你的造化。”

    当归子也藏起身形,之后那锦袍公子和青衣女子带着人赶到,看样子就知道他们在路上拼得很惨,身边仅剩下三人。

    “去将井盖搬开,看一看井中究竟封存着何物?”

    “公子,小姐,我们……”三人不傻,知道过去搬井盖风险极大。然而他们突然一愣,身形竟然遭到控制,如同提现木偶走上前去,无论心头如何呼唤自己,仍然一点点挪开金色井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