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我等你,很久了
手机访问

6.花有重开日(6)

    花有重开日(6)

    中秋和国庆挨得近,双节在即,工作量大。温以宁上周被高明朗名正言顺地降了职,但事情还得她来做。整个小组气氛低迷,人人自危。

    再后来,文雅那边接了个外企在中国的长期广告推广项目,并在讨论会上提了个要求,说是要增加人手。

    高明朗非常慷慨,“这个时候就不对外新招了,内部调整一下,温以宁那边有没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我手上跟进的工作也很多,如果再抽调,可能会耽误进度。”

    “能克服的就克服,能延后的先延后,你和文雅自行协调。”高明朗说得冠冕堂皇,但明耳人都听得出,温以宁已经没了发言权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她组里的三个员工就来请辞。站在办公室外面,你看我,我看你,扭捏踟蹰,不敢进去。僵持了几分钟,门忽然打开了,温以宁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推搡了半天,中间那个才硬着头皮说:“温姐,文组长那边的后制组缺个技术员,她要求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她要求,还是你自己想走?”温以宁目光淡淡,始终没挪眼,“如果你不想走,我去跟高总交涉。”

    那人把心虚的话咽下去,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温以宁点点头,看向另外两个:“你们呢?”

    没声儿,低着头。

    “好,把调令拿来,我签字。”温以宁批准后交还回去,明显见着他们松了神情。

    “温姐,这也是上面的命令,我们不太好拒绝。”技术员小林说得唯唯诺诺,为求心安似的提声:“以后你有需要,我二话不说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吧。”温以宁打断,“帮我递个话,还有想走的,现在来找我签字。”

    下午陆续又来了四个,却始终不见符卿卿。温以宁直接找到她,“我要出去一趟,把字先签了。”

    符卿卿条件反射似的站起,碰倒了水杯笔筒,稀里哗啦好大声响。她慌乱且愧疚,憋了一天的话说得磕磕巴巴:“我不走的。”

    温以宁:“签字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。”

    符卿卿的声音提高了,周围人看过来。她自觉窘迫,眼珠往左往右,再回到温以宁身上时,生生给憋红了。

    静了两秒,就听温以宁说:“你走不走已经由不得你,现在,是我,不要你了。”

    到第二天,就剩一个打杂的临时工还留着。高明朗也不再丢活下来,温以宁成了闲人一枚,可公司的大小会议都让她参加,干巴巴地坐在那儿浑身尴尬。这就是高明朗的卑鄙之处,往人难堪的时候捅刀子,痛,却偏不让你出声儿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么,温以宁的工作归纳给文组长了,成她领导啦。我刚才还看见以宁抱着一大摞文件去复印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这什么世道啊!论工作能力,文雅还不如以宁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是高总一句话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,她们那组也是应酬最少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,因为她自己不喜欢饭局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几天,文雅天天让温以宁去应酬陪客户,还是巨难搞定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短暂安静,其中一人感叹说:“其实她这几年吃了很多苦,一外地女孩儿,在上海立足不容易的。哎,她应该顺着点高总。”

    “顺了他的风流吗?”大家掩嘴偷笑。

    一个月来,同事们没少抱不平,但谁也不敢明里表态。怜悯也好、公道也罢,别人的故事终究只是够人消遣的谈资而已。感同身受这个词,在丛林法则的社会职场里,变得几近不可能。

    周五晚上在中山东路有饭局,陪的客户是东星电视台新闻中心主任,新官上任精神得意,酒过三巡之后就有点人来疯。义千传媒明年的广告投放还得仰仗这位主任,高明朗和文雅当然是顺着哄着,这礼拜文雅让温以宁赴了四个局,是个正常人都得崩溃。今天喝的又是茅台,高明朗存了心没打算让她舒坦,温以宁胃里火在烧,借口去洗手间才能出来透会气。

    江连雪的电话就是这个时候打来的,问她两周没回去了,什么时候回家。

    温以宁掐着太阳穴,在窗边吹风醒神,“再看吧,最近忙。”

    听出了女儿声音不太对劲,江连雪问:“工作顺利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太久没和女儿说上话,江连雪不免多念叨几句:“当初留在翻译院不是很好吗,轻轻松松,体体面面,哪里用得着现在这样辛苦!”

    温以宁提声打断:“您能不能不提这事。”

    江连雪来了气:“我提都不能提了?”

    “不辛苦,挺乐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乐意什么,你就是犟,是一根筋,是不听劝,事都过了多久了,你是不是还没放下?……我看你就没放下过。”

    温以宁安静下来,斜开的窗户缝钻进夜风,脸色一吹就白。母女俩有七八秒没说话,等江连雪想再开口时,电话挂断了。温以宁转过身,手机还举在耳畔,抬头就瞧见了柯礼。

    柯礼其实已经留意她有一会了,对上视线也挺自然,客气道:“以宁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四年?还是五年?再久远,也没法儿装不认识。温以宁点点头,“柯秘书,您好。”

    这声工工整整的称呼,听得柯礼面带微笑。那时候她念大三还是大四,浓妆淡抹总相宜的一姑娘,眉目鲜亮得像是园里的春景。唐其琛一向情绪不形于色,对谁都亲疏有别,但常把温以宁带在身边,几次私人饭局也不避讳。

    柯礼看得出来,虽未明说,但老板对这姑娘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以宁那时最爱跟他开的玩笑,“柯礼!你辞职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柯礼也笑,“唐总不会放我走。”

    以宁说:“你辞了,我去他那儿应聘呀。”

    柯礼明知故问:“他秘书是二十四小时待命的。白天黑夜的那种,做得到么?”

    话里带笑,一眼望穿她心思,温以宁咳了两声就跑了,嘀咕说:“臭管家呢。”

    时过境迁,事过情变,眉目依稀,却早没了那时的和气。

    柯礼看着她,挺直接的一句话:“生疏了。”然后指了指左边客气道:“有空来坐坐。

    回到包间,傅西平嚷:“正好正好,来替我两把,下首歌是我的,我得唱。”

    柯礼拧了拧手腕,走过来,“行。”

    对面的安蓝侧过头,瞧了眼屏幕,“又是这首歌啊,西平你是不会唱别的吧。”

    唐其琛打出定乾坤的最后一张牌,头未抬,收了这把庄,瞄了眼数额,才微微靠后,姿态松了松。

    安蓝坐在沙发扶手边,挨着他很近,伏腰帮他数了数,“不错,西平的都赢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柯礼说:“他十有九输,不见怪。”

    唐其琛这才问他:“刚去哪儿了,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“碰见一个熟人。”柯礼拆了副新牌,说:“您也认识。”

    安蓝随口:“齐总吗?我来时碰见他了,还是他帮忙让我坐的专用电梯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柯礼洗好牌,切成两沓搁在桌中央,“是温小姐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平静自然,抬起头,撞上唐其琛也刚好抬起的眼睛,这双眼睛明明没什么情绪,但凝神注视的时候,让人莫名犯怵。

    “哪个温小姐?”安蓝绽着笑问。

    柯礼没回答,没敢答,刚才那一眼教他怯了胆量。安蓝笑起来时牙白如贝:“姓温啊,挺特别的姓,诶,其琛,你以前是不是有个高中同学也姓温?”

    安蓝的美自成一派气质,本就背景显赫,又在娱乐圈磨了多年,毫无疑问的人上人。她情商高,拐着弯地问话,又不表现得太昭然。

    就在柯礼认为她的问题要不到答案时,唐其琛竟主动答:“一个有过工作联系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业务员啊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唐其琛转了话题,问她:“你最近碰到事了?”

    安蓝也不隐瞒,略起烦心,“是的喽,明年年初戛纳影展的开幕参展影片,总局报上去的名额。女主角迟迟没定,竞争得厉害。”

    唐其琛没再说话,只吩咐柯礼切牌。

    傅西平唱完歌又过来了,瞧了眼筹码,按住柯礼直呼呼:“你打你打,你手气比我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一桌人都是嘴皮子热闹的,气氛很是轻松。唐其琛偶尔弯起嘴角,面色也是淡然沉静的。又过一会,他看了看时间,对安蓝说:“不早了,让邹琳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安蓝说:“还早呢,我再玩会儿。”

    柯礼顺着老板的话,笑着说:“再晚点,人就多了,出门容易被粉丝认出来。”

    安蓝坚持:“我想再玩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唐其琛侧过头,看着她。

    安蓝眼神放软,声音放软,“就一会儿好不好?”

    几秒对视,唐其琛视线重回牌桌,挑了个连顺打出去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温以宁那边的饭局还在继续,以前也不是没和媒体圈的领导吃过饭,这种体制内的还是有分寸,场面话说几句就完事儿。但今晚高明朗是个能作的主,文雅更是个见风使舵的,仗着身份让温以宁作陪,酒水无尽头。

    后来真扛不住了,温以宁去洗手间吐了一回,颤着身子一转身,就看到站在门口的文雅。文雅喜爱穿红裙抹浓妆,丰满高挑人间尤物。她酒气熏天,笑着问:“吐了啊?”

    温以宁拣了纸巾擦手,看她一眼打算绕过去。

    文雅拦住她,“当初我怎么看走了眼,你一打杂的临时工竟然能带团队,够本事的啊。不过现在来看,我还是没看走眼。”

    温以宁和她站得近,香水酒水混在一块格外烈。她忍住不适,笑得四平八稳,“那恭喜你,你眼光好。”

    文雅最烦她这云淡风轻的态度,借酒发气:“你就给我拿劲儿,你一外地来的,没背景没关系,真把自己当角色了。”

    温以宁点点头,“你说得是,你有高总,高总一直把你当角色,我怎么比得上你。”

    文雅表情愈发尖锐,久久不语,最后讪讪一笑,放松地拢了拢耳边碎发,凑近了,“知道我最烦你什么吗?就你身上这股劲儿。装什么呢?斗什么呢?你横竖就一个输字。”

    末了,七分醉的文雅用上海话不怎么文雅地骂了一句,而后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温以宁隔了一会才回到饭局。她补了妆,很有精气神,落座的时候款款微笑。高明朗和新闻中心的主任已经喝高了,只差没当场拜把子。他醉红了眼睛,指着温以宁,大着舌头问:“懂不懂规矩,离开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这话重,一桌的人都看过来。

    她说:“去洗手间了。”

    高明朗也不知哪儿来的气,桌子一拍,“还敢回嘴!”

    气氛偏了轨,主任深谙领导艺术,笑眯眯地打圆场:“行了行了,多大点事,小温,小温是吧,敬你领导一杯酒认个错。”

    这话明面上是帮衬高明朗,其实还是帮温以宁解围。温以宁也懂拾阶而下,大大方方地伸手拿茅台。

    高明朗情绪变化无常,很受用,便又嘻嘻哈哈地笑得满脸褶,“不喝这种。”手指对着右边的一个电视台小主管,说:“你俩晚上聊得挺投机啊,你俩喝,巩固一下感情。”

    被点名的男人推波助兴,当然乐意,“行嘞,高总您发话,怎么个喝法?”

    高明朗说:“来个交杯。”

    先是短暂安静,几秒之后,起哄声掀天:“喔哦!!”

    温以宁始终坐在那儿,拿茅台的动作不停,拧盖儿,轻轻搁在面前,又伸手去够了一个新杯,和自己的齐齐整整放一起。倒酒,满杯,堪堪盖住杯口还溢满几滴出来,诚意十足。

    高明朗叼着烟,烟雾缭绕,眯缝着双眼尚算满意。温以宁抬头,对众人莞尔一笑,这一笑,笑得唇红齿白,笑得玲珑初开。

    她站起身,左右手各端一杯酒,从从容容地走到高明朗和文雅座位后,微微弯腰,嘴唇贴着高明朗的耳畔,风情种种道:“高总,这些年啊,我呢年轻不懂事儿,多有得罪您多包涵啦。”

    高明朗骨头都酥了,右手横过来想要搂她的腰。温以宁欠身一躲,又看向文雅,眉眼柔顺,“文姐,也给你添麻烦了,就像您说的,我一外地来的,是该低调一点,多向前辈您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杯酒我敬你们,当是赔罪。”温以宁仰头喝光,一滴不剩。酒明明是呛人的,但她面不改色,空杯一放,手就搭在高明朗肩上,“差点忘了,高总,文姐,你俩还有东西搁在我这儿没拿呢。”

    高明朗想入非非,中了蛊似地问:“啊。啊?什么东西啊?”

    温以宁笑着说:“劳烦您俩起个身。”

    高明朗一站起,文雅也不好坐着,两人屁股离座,面向温以宁,一脸不解。

    温以宁收了笑,抬起手,啪啪的皮肉声左右开弓,劈脸就是两巴掌。高明朗和文雅脸往一边偏,懵了十几秒才炸锅——

    “你他妈疯啦!”

    温以宁有模有样地拭了拭手,平静道:“东西还给你们了,收好。”

    然后像个风骨满身的战士,在旁人惊恐诧异的目光里,洒脱利落地走出了这扇门。

    门缝本就敞开半道,温以宁出来后往右,瞥见走廊尽头的一道黑色西装背影恰好消失在转角。她眼热,也眼熟,这种感觉像是突然造访的不良反应,挡都挡不住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时节已至霜降,意味着进入深秋。外面冷,薄呢衣也抵挡不住低温。安蓝的鸭舌帽压得很低,又捂着大丝巾遮脸,很难辨出相貌。他们的车有专属车位,相对私密还算安全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女孩儿还挺敢啊,我一经过就看见她往人脸上泼酒,吓我一跳。”等挪车,安蓝有搭没搭地闲聊。

    傅西平耳朵立起来:“什么敢不敢的,女的啊,美么,泼什么酒啊,我去放个水错过什么了?”

    安蓝扬下巴:“就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唐其琛站得稍后,深色西装没扣,露出里面的同色衬衫,他也不嫌冷。一手轻环胸口,另一只手掐了掐眉心。这个动作,手腕挡住半边脸,谁也没窥见他脸上的那点情绪。

    敢?

    呵,她怎么不敢。

    她还有什么不敢的。

    柯礼在他身后,思索半刻,还是向前一步,问:“老高那人是个计较的,我下来的时候,已经看见他站在外边打电话叫人了。”

    唐其琛仍在揉眉心,似乎什么也没听见。

    柯礼迟疑半秒,继续开口:“需不需要我去处理一下?”

    安蓝不知道这都是谁跟谁,随口:“处理什么啊?”

    唐其琛的手从眉心放下,对着安蓝笑得淡:“车来了,回去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安蓝被他这个注视安抚得心旷神怡,又惊又喜又怔然地上了车。唐其琛吩咐司机开车,直到奔驰灯影消失,他立在原地,才收敛淡笑,侧头对柯礼说:“去处理。”

    柯礼如释重负,刚要打电话,唐其琛按住他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你亲自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