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我等你,很久了
手机访问

18.星辰非昨夜(4)

    星辰非昨夜(4)

    当事人揭秘某集团大佬私生活混乱, 滥交,常以位高权重自居,看似精英高层, 实则人面兽心, 在名利场大开大合,在女人堆乐此不彼。常以威逼恐吓逼人就犯, 满足邪欲。更大胆爆料,此人癖好诡异, 对女伴毫无温柔,群交更是常有之事。他交往过的对象里,甚至诸多学生。

    爆料中的男主角均以唐某出现。加之细节的描述,有眼睛的人都能猜到, 说的是谁。

    这个标题已够劲爆,内容更具话题度,与当事人对话的音频也附在后面,所看所听极让人信服。亚汇集团广为人知, 吃起瓜来也不会无从下口。一小时不到, 这条微博的转发量就已破万。

    温以宁点开了转发列表,几个转发量排最前的, 是一些野鸡营销号推波助澜, 圈子里有名气的、有活粉的, 暂时都没有参与, 或者是不敢参与。

    陈飒此刻在飞机上, 电话不通。公司都已放假, 挑在这个时间点上发帖实在是妙。陈飒负责集团的宣传推广以及品牌公关,这是她的职责范围。主心骨不在,但事情不能耽搁。陈飒做人面面俱到,与国内大部分社交媒体关系极深,这个脸面肯定会卖。温以宁迅速联系微博平台,知道了发帖人的IP地址,显示是贵州地区。

    这也不是什么重要消息面,温以宁只把这个地名念叨了几遍,总觉得似曾相识但又一时记不起便匆匆略过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陈飒的电话回了过来,温以宁跟她汇报:“营销号和媒体那边我都打了招呼,质疑反对的长文也开始上升转发量,我没有要求平台删帖,因为这样相当于不打自招,情势对我们不利。还有就是,集团的官网号也有大批水军刷评论。”

    那边有时差,但陈飒的声音抖擞依旧,“联系删评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删一个。”温以宁平静说:“但我让法务部门截屏存档,保留证据。”

    陈飒说:“你做的对。行了,再多的先不要做,这一波应该压的住,大过年的,谁在这挑刺儿真够晦气的。”

    但跟陈飒料想的不一样,这一波,根本就压不住了。

    到晚间,事态升级,一个十八线女明星,给那条转发已破三万的微博点了个赞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群众都炸了,这个点赞很微妙,也是侧面坐实了唐某人与女明星有染的混乱私生活。

    唐其琛的除夕和初一都是留给家里,他昨晚出差回来就留在了九间堂。景安阳也算见过风浪,这种戏码并不稀奇,但她仍是心有担忧,问儿子:“真没事?”

    唐其琛宽慰她,“安心。”然后返回书房给陈飒去了个电话,告诉她,好好过年,这事儿就这么搁着。

    陈飒却说:“不用搁了,马上可以解决。”

    唐其琛不明所以,也没去看过一条网上评论。第二天傍晚,刚吃过晚饭,柯礼的电话先行进来,说:“唐总,您现在可以上网看看。”

    事发距此刻不足四十八小时,网络80%营销号都在转发一则道歉帖。道歉人正是之前发帖造谣的笔者。声泪俱下,后悔难当,承认是愚弄广大群众,只因自身患有抑郁症,想要博取关注,一念之差才走了极端。他向受害者唐其琛以及亚汇集团郑重致歉,向网友郑重致歉。说已提交账号注销申请,算是对自己错误行为的反思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点赞的十八线女明星,也同一时间发微博,说今后一定会好好演戏,不再走捷径。言下之意,自己是蹭热度炒作,故意影射。

    网友评论一边倒:“这是抑郁症被羞辱得最惨的一次,求放过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野鸡给自己加戏,臭表脸。”

    “注销账号就完了?恭喜你,这一次踢到铁板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妈呀,这个CEO也太帅了吧。”

    因为真相水落石出之际,一直沉默隐忍的亚汇集团官微号首次发声,发出一封律师函,严正声明会积极维权,决不姑息造谣生事者。点赞评论直线上飙,也侧面宣传了公司形象。

    一夜之间,天旋地转,是非黑白各归各位,迅速果断地完美解决。

    柯礼还没挂电话,说:“闹事儿的您可能还有印象。”

    唐其琛: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赵志奇。”柯礼道出名字。

    那个骂过温以宁,被唐其琛暗地里开除的小助理。这个开除的意义还不太一样,都是混圈子的人,唐其琛虽不在娱乐圈,但他的资本背景一直是传说,又以陈飒为左膀右臂,传媒界人脉不少。赵志奇在这个行业的事业算是画上了句号。不过这也侧面证实了唐其琛当时的话——

    不干不净的人,留谁身边都是祸害。

    “对了唐总,”柯礼又说:“您方便的话,可以现在看看新闻。”

    唐其琛挂断电话,走出书房下楼,巧的是,父母二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听见动静,景安阳侧过头说:“正好,你们公司的。”

    电视屏幕清晰宽阔,正在网播亚汇集团的新闻发布会。会场百余号位置无一空位,唐凛看笑了,“媒体人全年无休,最佳劳模职业,今天除夕,他们倒是提前过年了。”

    唐其琛坐在父亲身边,没说话,盯着屏幕看。

    温以宁一身白色职业裙装,工工整整的,是很能镇住场子的。她人年轻,白色很衬她,清水芙蓉一般上镜头也好看,景安阳眼前一亮,“陈飒手下?”

    唐其琛没挪眼,嗯了声。

    “气质舒服。”景安阳难得夸赞。

    温以宁代表亚汇,对此次风波做说明解释。通稿都是她提前准备亲自写的。字斟句酌,文采卓然,条理谨慎,几乎无破绽。温以宁虽转行跨界,但她是正统的英语专业出身,大学时练就的台风、语感以及专注度一直没忘。

    她太稳了,很多媒体干脆对着她拍照,并在网络进行同步图播,很快,网友还刷起了话题:#亚汇集团美女发言人#,#老板傻了才会去外面找女人#——前者是真心实意的褒奖,后者是对造谣事件的善意嘲讽。

    新闻会的最后,有记者提问:“亚汇集团今年公布的财务报表显示,利润同比去年有所下滑,请问是不是也与XX一样,难以持续进步,在走退步路了呢?”

    温以宁深谙他们的套路,一事平,就没了热度,挖掘新的话题是职业本能。这些东西与她无关,也轮不着她来表态,但这么个情境下,不发言也不合适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她答:“一个数字对比并不能代表具体,亚汇集团今年在人工智能领域,囊括医疗、交通、航天、公众信用体系等都有巨大投入。我们集团的发展理念一直如此,坚持新领域的探索,并且致力为行业、为社会、为国家做出应有的贡献。我建议您首先去了解一下这些领域的回报周期,再去通读一遍我们的年度工作报告,一定就会所有了解。谢谢。”

    那记者扯扯嘴角,闭嘴坐回原位。

    另一个接着站起,又问:“此次事件虽是无中生有,但据我们所知,唐先生与安影后私交甚密,请问他俩是什么关系?朋友?是不是有可能发展成另一种关系呢?”

    温以宁直视提问人,目光平静,没有任何情绪的变化,说:“抱歉,我从不看电影,不认识这位影后。”然后眼神一掠,直接示意下一个。

    现场有人没憋住,笑声隐隐。

    最后这个记者,“您好,您作为亚汇集团的员工,一定是会维持自身的利益。您不是当事人,与我们一样,对事件本身的细节可能也不是特别了解。那么,您是否会在某些方面有所偏颇呢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一出,安静了。

    皆大欢喜的结局里,最怕从源头本身的质疑。即使这件事对错已分明,但因为你位高权重,所以理所当然地要有一些臭毛病和臭德行。

    哪怕你才是那位受害人。

    温以宁顺着这名记者的目光,竟然缓缓低了低头。她垂眸敛眉,与方才沉稳的姿态略有不同。这一个停顿,仿佛也验证了问题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屏幕前,唐父唐母安静着,唐其琛亦沉默。他注视画面,不错过她任何细微的神态动作。几秒之后,温以宁抬起头,对着镜头嫣然一笑,这一笑,好似春园里的花儿都开好了。

    她说:“任何人的成功都不是空穴来风,哪怕他的起点就已是大部分人的终点,但他肩负的责任和使命一定更为重大。唐先生这几年对集团的决策力,领导力以及为人处世,你们并没有发言权,只有亚汇的员工基层才有资格评判。”

    记者拾台阶而下,顺着话问:“那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温以宁目光诚恳有力,说:“他是有卓越才能以及慈悲大义的领导者,不管是过去,现在,还是以后,他都会是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客观公正,秉持理性,温以宁不带任何感性偏见——

    他会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因为他本身,就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直播结束,画面切入广告。景安阳饶有兴趣,“表现不错,姓温?什么职务?”

    她问话唐其琛,却发现儿子似乎兀自出神,也不知听没听见。陈飒的电话紧接而来,她那边是正午,声音也显愉悦,“唐总。”

    唐其琛极轻的一声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这回我想跟你提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让温以宁提前转正。”陈飒说:“她的舆情处理应变能力有目共睹,不止是这一次,她协助我处理过大小工作,这姑娘能方能圆,能屈能伸,她稳得住,太难得。”

    简短交谈,陈飒就要挂电话:“不说了,我还要联系看看,有没有回H的车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唐其琛问。

    “温以宁。”陈飒说:“这件事她从头忙到尾,错过了高铁票的时间,今天还除夕,总不能让人姑娘留在上海不回老家过年吧。”

    唐其琛边听边起了身,电话没断,他已对一旁的保姆使眼色。保姆忙给他递来外套,先左手穿进去,再将手机换去左手,慢条斯理的穿齐整了。

    唐其琛轻扭脖颈,声音淡淡:“你不用找了,我这边正好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温以宁在出租屋待着,室友早已回家过年,屋里收拾得干净,行李箱就搁在沙发边。她盘腿儿坐地毯上,正跟江连雪打着电话。

    江连雪一通抱怨,“让你别去上海,过年都不回,你干脆别回来了!”

    温以宁耐心解释:“没有不回,我抢票呢,看能抢到几号的吧。”

    江连雪忙着打麻将,没工夫跟她扯太久,刚挂断,又有电话进来。是个本地的陌生号,尾数带着两个八。温以宁按了接听,听出声音一瞬愣住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她连鞋都没穿,赤脚快步到窗边,窗帘撩开,夜色朦胧,小区里的中国结和红灯笼彰显喜庆之色。一辆黑色路虎就停在路边,唐其琛靠着车门而立,黑色呢子衣将身姿勾得挺拔,英俊神采破卷而出。与她一样都是左手握手机,搁在耳边,抬头寻找。

    男人的嗓音在电话里又低又沉,说:“下楼,我送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