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爹地给钱
手机访问

新篇 第2855章 沐少的郁闷

    上到二楼,许蓝就被满地的狼藉吓到。

    可见沐君昊有多么的生气,把二楼的东西都砸了个遍。

    许蓝小心地避开了地上的玻璃碎片,在二楼转了一圈,都没有找到沐君昊,不过空气中残存着酒味。

    她便凭着酒味往顶楼走去。

    顶楼的游泳池旁边有一顶太阳伞,太阳伞底下是一张桌子,桌子两边则是两张躺椅。

    沐君昊就是躺在一张躺椅上,桌子上面放着好几个空酒瓶,只有沐君昊手里那瓶还有酒水,此刻他正仰着头

    ,就着酒瓶子灌酒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他头都不回就阴森森地说:“说了,谁都不准上来,谁上来就打断谁的腿!”

    许蓝:……

    她还要不要过去劝他?还是趁他还不知道是谁,赶紧溜之大吉?

    如果是十年前的她和他,许蓝是有把握能劝住沐君昊的。

    如今的她却没有把握能劝住越发阴沉冰冷的沐君昊。

    许蓝在心里暗骂自己还是太冲动了。

    她有多大的脸能劝住暴怒中的沐君昊?

    就在许蓝犹豫不决时,沐君昊转过头来,当他看到出现在这里的人是许蓝时,他先是眼神闪烁,之后渐渐加

    深,紧紧地盯着许蓝看。

    那两束深沉又锐利的视线锁住许蓝,让她莫名地变得紧张,心颤过后,许蓝最终决定上前。

    她走到沐君昊的面前,美眸对上沐君昊深沉的黑眸,轻声地问着他:“沐总,我能坐下吗?”

    沐君昊不说话。

    许蓝便当他是默认了,自顾自地坐下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距离拉近了,酒精的味道越加的浓烈,让许蓝忍不住皱了眉,看着停止喝酒但紧抿着唇不说话,只

    用锐利冰冷的眼神盯着自己的沐君昊,许蓝忍不住在心里骂着许青。

    许青和沐君昊同年,从小就喜欢粘着沐君昊,懂得情爱后就深深地爱上了沐君昊。

    事情发生到现在也过去了大半天,许蓝依旧还有点懵,更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许青明明就爱了那么多年,日盼夜盼想嫁给沐君昊,等到可以举行婚礼了,许青居然跑了!

    她是不是以为她上演逃婚戏码,沐君昊会去追她?就没想过她这一跑,会惹出多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沐君昊是什么人,许青不知道吗?

    她跑了倒是好,沐君昊的怒火却要无辜的人来平熄。

    许蓝在心里叹口气,希望她今天还能活着走出沐家,不要被沐君昊的怒火烧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沐君昊沉默良久,开口时,声音低冷,“你来看我的笑话?”

    许蓝硬扯出一抹讪笑:“我哪敢看你的笑话。我是……”见沐君昊又灌酒,她连忙劝道:“沐总,你别喝那么多

    酒,酒喝多了伤身,也解决不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沐君昊冷笑:“谁说我喝酒是想解决问题?愤怒的时候,喝点酒发泄发泄。”

    他深沉冰冷的眸子斜睨着许蓝,还是在冷笑:“怎么,十年不见,你连声君昊哥都不肯叫了?”

    沐总,沐总,叫得那么陌生。

    许蓝:“……沐少,我已经不是十年前那个许蓝。”

    沐君昊微蹙了一下眉,声音还是那样的冰冷,却又夹着些许讽刺:“是换了灵魂,还是换了身体?怎么就不

    是十年前的许蓝?”

    他坐正身子,上下打量了许蓝一番,话里倒是没有了讽刺:“倒是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许蓝:……都十年了,她当然长大啦,难不成他希望她永远长不大,还停留在十年前吗?

    “沐奶奶打电话给我,让我过来劝劝你,别再喝那么多的酒。”许蓝懒得再和沐君昊纠缠那个话题,她表明自

    己过来的目的。

    沐君昊眼神更加冰冷,哪怕知道他一直都这样冷冰冰的,可能是十年不见吧,此刻的许蓝被他一而再地用冰

    冷的眼神盯着,都忍不住心里打颤,有一股冲动让她想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我奶奶要是不打电话给你,你就不会过来劝我,任我喝酒喝到死?”

    许蓝短暂地接不上话来。

    “教堂上的一幕,你都看到了吧?”沐君昊问她。

    许蓝点头,解释一句:“我是听来我花店买花的客人说,知道你和许青要结婚的消息,便想去观观礼的,并

    不是存心跑去看你笑话。”

    她只会送上祝福,绝不会笑话他。

    教堂上那一幕,她亦心疼他。

    “我被许青抛弃,成了大家的笑柄,明天我要是敢出去溜溜,绝对会被记者们围个水泄不通,我沐君昊长这

    么大,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。”蓝蓝,你就不心疼我吗?

    许蓝小声地说:“我来的时候,看到你家附近已经蹲了不少的记者,不用等到明天。”他此刻出去就会被记者

    们围个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真是奇怪,以他现在的身份及手腕,怎么会任由记者们围过来呢?沐氏的公关也没有动静。是不是知道压不

    下去,所以就不压吗?

    沐君昊:……这丫头听不出他话里的真正意思。

    觉得两个人的思维不在同一条线上,沐君昊郁闷地又灌了一大口的酒,酒水辛辣,刺激着他的喉咙,让他呛

    咳了几下。

    眼角余光看到许蓝一副很想抢走他酒瓶,但又不敢抢的样子,让沐君昊更加的郁闷。

    十年来,他明面上是对许蓝不闻不问的,但暗地里,他一直都安排人保护许蓝的,许蓝的成长岁月里,他在

    暗中目睹甚至暗中参与,他以为,他们之间还像以前那样亲密无间,她会懂他的。

    结果……哦,她一向不懂他,他爱的人一直都是她,可这小丫头以前一直充当他的爱情信使,不停地帮别人

    递情书,递礼物给他。

    他气过,也提醒过她,可她转身又能抱着一大叠情信摆到他面前,还用无辜的眼神看着他,说什么她是受人

    所托,忠人之事。

    因为,那些倒追他的女孩子都送了不少礼物给她,吃的,喝的,用的,玩的,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沐君昊想起过去依旧气得肝痛,难道他沐君昊送给她的东西就少了?他送的还都是贵的,别人送一点东西给

    她,她却把他都卖了。

    猛地,沐君昊又狠狠地灌酒,就让酒水呛死他算了。

    他做男人太失败,心爱的女人都不懂他的心,更不懂他的情。

    许蓝要是知道沐君昊此刻想着什么,肯定会叫屈的,他不曾表白过,她哪懂他的心,哪懂他的情?更何况他

    还是她的准姐夫!